访谈|藏书阁系列访谈之姚育松老师

发布人:高级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7-05-24

 
 
 

访

 
 
 
 

 

 
 
 
 

 
 
 
 

 

访谈时间: 2017年5月15日19:20

访谈地点: 中山大学珠海校区海滨红楼13栋藏书阁

访谈对象:中山大学哲学系(珠海)姚育松老师

访谈人员:吴成钢 许雅岚

 

 

 
 
 
 

 
 
 
 

 
 
 
 

 
 
 
 

 

教育背景

本科:台湾政治大学—政治系主修、历史系辅修(2009 年)
硕士:台湾政治大学—中国历史学(2012 年)
博士:广州中山大学—中国哲学专业(2015 年)

研究方向:中国哲学、跨文化研究、数位人文、东南亚研究

 

研究成果

1、姚育松,《春秋繁露》的政治理念:调适道德意志和权威标准,收录于陈百年先生学术论文奖论文集,第八期(台北:政治大学,2012)。

2、姚育松,中华:中华观念的起源和演变,东亚观念史集刊,2011 年11 月。

3、周丽芳,刘昭麟,姚育松,从历史文献关键词来看--清末民初百年间中国能源观念演进初探,能源报导,2012 年4 月。

4、姚育松,中国帝制晚期政治哲学刍议,开放时代,2013年第4 期。

5、姚育松(第三作者),统计偏离值分析于人文研究上的应用——以《新青年》 为例,东亚观念史集刊,2015 年 6 月。

 

 
 
 
 

访

 
 
 
 

 

 
 
 
 

 
 
 
 

 

 

加深同学对老师的了解,

增进师生情谊

 

 

 
 
 
 
 

访

 
 
 
 

 

 
 
 
 

 
 
 
 

Q

老师,我们注意到您的国籍是马来西亚,也知道马来西亚和新加坡都是华人比重很高的国家。我们很好奇现在中华文化对马来文化有着怎样的影响 ?

 

姚育松

老师

 

主要是家庭伦理方面。马来西亚在家庭伦理方面,跟大陆、台湾很像,比如说注重孝道,会认为父亲要严厉,母亲要慈爱,受儒家影响明显。马来西亚有两百年左右的殖民历史,同时也受到西方影响。这里的华人约1/5受英语教育,3/5受马来语教育,还有的是受华文教育(马来西亚是除中国大陆、台湾、港澳地区以外唯一拥有小学、中学、大专完整华文教育体系的国家),我进的就是华文教育系统,从小一直说中文,这也是我后来去台湾大学进修的原因。

Q

 老师,您从本科到博士的学业都是在中国完成的,进修的方向是政治学,中国历史学和中国哲学,而且您的论文也基本都是与中国古代政治或是文化有关的, 我们很想知道,为什么您作为一名马来西亚人,会对中国有如此浓厚的兴趣?

 

姚育松

老师

 

我爷爷是华人,从小我就被教育成我是华人,我到中国来主要就是要解决自我身份认同的问题,想知道“我是谁”。你也可以理解成我是在寻根。

Q

老师,您现在是中山大学哲学系(珠海)的一位研究员。请问您现在的研究方向或者课题是什么呢?方便透露下现在的进展吗?

 

姚育松

老师

 

我刚完成的一篇论文研究的是汉代文学,有关于“天人感应”方面的概念。接下来我要写的文章会是近现代的,有关中国哲学和全球正义。

Q

 老师,在您的一篇评论文章(《中国新墨家的出现》)中,您提出席卷中国的国学热是要追求民族的自信心而非信仰。请问您认为重新搬出中国的传统经典,并对其进行现代化的再解读,是否能真正地重塑起国人的自信心以及民族自豪感?为什么呢?

 

姚育松

老师

 

这种再解读是可以唤醒中国人的民族自信心的,但是会很不一样。要唤起自信心首先是要了解自己的文化,但这不需要去强调、提倡一种新思潮,而且你提倡一种新思潮,你的指向是什么?我们要了解它(中华文化),去普及它,这在教育中渗透文化就好了。

Q

来到中山大学学习和就职后,您对广州与珠海的印象如何?与台湾和马来西亚相比,这边的人文风情以及生活作息有什么不太一样的呢?

 

姚育松

老师

 

跟广州比,珠海就是人很少啊,不过可能是我来的时间短,我现在还没找到珠海自己的特点,不过这里的人比广州的人礼貌多了。广州是个高度发展的城市,它有自己的特色,商业发达,竞争比较激烈,而且人口密度也大。珠海跟广州相比,感觉就像是田园和城市吧,这里很安静,学生和老师在这里都可以专心。

Q

这种静谧的环境也是比较有益于学术上的发展的,是吗?

 

姚育松

老师

 

也不能完全这么说。做学术是一个会受到多方面影响的事情。安静的环境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

马来西亚我就不做比较了,因为那里就是个移民社会和商业社会,华人在马来西亚主要都是从事商业活动,没什么好比较的。我就说下台湾和大陆、香港的差别。

对于台湾、香港和大陆,我想做个比喻。台湾是个多愁善感的文青,香港是个欲求不满的青年,而大陆是个雄心壮志的青年。更细致的讲,台湾社会太成熟太坚固了,有很多自治团体、第三组织,它的官僚阶层到现在已经累积了相当多的行政经验,整个系统相当成熟。它现在的问题是,它的经济发展遇到了瓶颈,未来不知道怎么走,于是它就迷茫了,卡在那了。它向外得不到满足,就专向内化,专注内心。一旦它专注到台湾这个小小的社会,就会把小事放大,这样就导致了他们的多愁善感。

香港有自己的文化特色,也是个国际化的社会形态,但它的国际化让它无暇去关注自身的文化。台湾比较封闭,但这种封闭反而让它能发展出自己的文化。香港缺少这种机会,所以很多时候它都是跟着潮流摇摆。香港有它自己的最草根的文化,这也是它最有生命力的文化。但这种草根文化虽有生命力却难以深入,没能形成具有理论意义的文化,它在这里卡住了。当然香港有很多优秀的学者,他们提出了许多很有意义的思想,但这些难以与他们的草根文化相融合。香港的草根文化有冲劲,却不太丰富,易消散,遇到一个小阻碍就会消解。比如说香港电影,80、90年代的香港电影是很强的,但后来一与大陆市场结合,它的人才就被挖走了,就无法继续留在香港,去好好发展它的草根文化,去让它的文化走得更远。

Q

而中国大陆的改革开放,使得中国在不断地发展、崛起,这也十分符合一个雄心壮志、朝气蓬勃的青年形象,这样理解对吗?

 

姚育松

老师

 

是的。

Q

我们的采访差不多就要结束了,最后老师您有什么话想对我们系的同学说的吗?

 

姚育松

老师

 

我之前看过一篇报道,说在中国,哲学系的就业率是高于平均水平的。我想跟哲学系的同学说,哲学可能在你的工作岗位没有具体的作用,但它是有用处的,它培养人看待事情的能力。而且你学哲学,重要的不是说你学到了多少理论,而是你具有对哲学的兴趣,要能把理论与实际想结合。学哲学要多点想象力,要能把理论投射到人、事上,让大脑去做一个模拟,这样生活也有趣。

 

哲学和想象力是通往新世界的钥匙,

你未曾窥见世界的光亮,

未曾心生向往,

便无从得知它们的弥足珍贵。

 

别再低头走路了,

让我们一起仰望星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