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 藏书阁系列访谈之高源老师

发布人:高级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7-04-15

 

访谈 | 藏书阁系列访谈之高源老师

学者:高源


国        籍: 中国

出生籍贯: 中国河南洛阳

E-mail   : gaoshanyuanquan@hotmail.com

 

教育背景

1. 2012. 01—2016.03  University of Helsinki, Finland / Helsingfors Universitet/ Helsingin Yliopisto   Doctor of Philosophy(Ph.D. = Th.D.) Moral and Political Philosophy, Dogmatics (Systematic Theology) and the Western Philosophy of Religion (Supervisors: Simo Knuuttila 院士与Miikka Ruokanen 教授)

2. 2008.09—2011.06   南京大学   Master of Philosophy (M.Phil.) 中国哲学与东方宗教(儒佛道三教关系研究)

3. 2004.09—2008.07  郑州大学  Bachelor of Arts  人文科学实验班(文史哲专业)

 

研究方向

欧洲古典哲学与道德心理学、奥古斯丁与中世纪研究、欧洲基督教思想传统(教义学与系统神学)、芬兰学派暨北欧“奥古斯丁-路德”传统与中国哲学儒佛道对话。

详情请见:

http://phil-zh.sysu.edu.cn/User/58.aspx

 

时间:2017年3月31日15:00pm

地点:中山大学珠海校区红楼13栋藏书阁

 

360截图20170411191447785.jpg

学生:老师下午好!我们是哲学系(珠海)的本科生韦丽芳、许雅岚。谢谢您抽出时间接受我们的访谈,能有机会访谈您我们非常开心。相较于系里的其他同学,我们俩可是提前与不久后要给我们上课的老师您正式打招呼了。这是我们俩第一次采访老师,在接下来的访谈中,如果有什么做得不好、不对的地方,还请您多多包涵。

老师:好的,谢谢。我觉得一切都非常的好,准备的也很充分。

学生:好,谢谢老师。

(注:下文以”问“表示学生提问,以”答“表示高源老师的回答)

 

360截图20170411191504706.jpg

问 : 老师,您在念完本科后,选择了中国哲学与东方宗教的进修方向,我们很好奇为什么您会选择这一方向,这与您的成长背景有关吗?

答:是的,从小我就对中国的古典文化、哲学、艺术等非常感兴趣,这其中也有我父亲的影响。我的父亲他擅长书法,每天都勤加练习,在这一点上我很佩服他。我从小他就对我要求极为严格,不光是在书法上,还有在古典音乐和器乐演奏等各个方面,对于这点我非常感激他,他是我的第一个导师。

 

 

 

到了本科的时候,我所在的是人文科学实验班(文史哲)。本科是打基础的重要阶段,尤其是在知识的积累方面。我当时是受到其中一个老师的影响,喜欢中国的哲学。我当时就有一个初衷:想弄明白中国的形而上学,特别是“天道”在中国人的价值观中究竟是什么?佛教里有“诸法实相”(实相即真相,实相即无相或非相:无念为宗、无相为体,无住为本)。当时我了解到这个概念时很激动,觉得好像把握了真理的某些方面。我想弄明白:人如何能够触摸到那个“天道”、“实相”?人又如何能成佛成圣而自由?这些中国哲学中的真理观激励我去读古代的经典,比如《坛经》、《金刚经》、儒家的四书五经等。我在本科时涉猎了文史哲的诸多领域(也是当时专业的硬性要求),读了很多书,兴趣也不光是在中国哲学方面,还涵盖有印度佛教、法律史、世界历史学与考古学。而我读硕士时,对古代语言也很感兴趣,包括希伯来语、印度的梵文(Sanskrit,梵文是研究印度佛教非常重要的语言。遗憾的是,我没能继续沿着这个方向走下去)。这些领域虽说看似驳杂,但为后来继续往精专的纵深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南京大学读硕士的时候,我读中国哲学儒佛道三教的原典原著,对于中国三教里对于“天道”的各种论述及其相互关系非常感兴趣,比如商代时的“上帝”、“帝”,周代的“天”、“以德辅天”,张载的“天人合一”,佛教的成佛与实相,道教的“道”与重玄学等。如果说本科时我想探究“真理”是什么东西,人能否认识真理。硕士时则考虑人如何才能得到真理而自由?是人去找真理,还是真理主动来找我们?这两种不同路径的区别在于:人在寻找真理的时候,依靠的是人的智慧、理性、努力,是人文学的路径;而后者则是一种神启(天启)的路径。而我当时逐渐意识到人的理性的有限性和人性的脆弱,开始反思通过智慧和性命双修通达真理的可能性,在儒佛道三教人文路径之外,我试图研究通达真理的其他途径,即天启的道路。这也是我后来读博士的动机了。

 

 

 

 

 

问 : 老师,您在南京大学念硕士的时候,念的是中国哲学的方向,为什么想到要去芬兰赫尔辛基大学进修有关奥古斯丁、马丁·路德等人的西方宗教哲学呢?

答:哲学是探寻真理的爱智之学。爱是什么,就是寻找与追逐;智慧呢,就是真理。所以哲学是一个起点,而不是终点。它是从人的层面出发去寻找真理。我在考虑天道或者真理的时候,就在想真理在哪?人能够明白而得到真理吗?如何能够抵达真理?人为什么会死?为什么会有病?为什么那么痛苦?这些佛教里讲述的很多,比如四圣谛、苦集灭道、八不中道等。人一生那么苦,而且短暂,人的意义又在哪?我带着这个问题去学习西方的哲学、神学与宗教。也就是说中国哲学中的人文学探索真理的道路之外,我想另辟蹊径在西方文化根基中探寻神启的路径,也就是刚刚讲到的第二种的天启之途。

我在接触犹太教与基督教的西方(哲学)文化之根的时候,获得了一种完全不一样的体验与思路历程,特别是在奥古斯丁与马丁·路德这里。为什么研究这两个人物呢?奥古斯丁是西方古典哲学到中世纪转型中的一个桥梁(就好比后来中世纪向近现代转变的桥梁——但丁一样),而且我后来发现奥古斯丁与我本人的人生有某些契合点。他不仅是大圣哲,也是一个具有七情六欲和我们一样的普通人。他早年的时候兴趣广泛,学习了西方各种学派如柏拉图学派(含新柏拉图主义)、斯多亚学派、亚里士多德流派,以及古代罗马晚期的各种民间思潮等。他也同时受到了早期拉丁教父如Tertullian(奥的老乡)、Jerome、Ambrose以及一些希腊教父如Clement of Alexandria、Origen、Cappadocian Fathers、Athanasius等(虽然奥对希腊文不很熟悉)。我这里重点介绍下奥。

奥古斯丁出生于354年卒于430年,他的人生大概分三个阶段。早期的时候他就表现出了他的聪明,他学习了修辞学,还在米兰当了修辞学老师。他早期还受到9年的摩尼教的影响(强调二分二元哲学:光明与黑暗,后来又有琐罗亚斯德教、拜火教)。他早年也受到柏拉图主义、新柏拉图主义、斯多亚学派等诸哲学流派的影响,对人的理性非常崇尚,认为人的理性应该完全掌控人的情感,这才能称为古罗马时代的英雄。他个人不喜欢希腊语。但正是因为他对希腊文不精通,所以他后来的很多思想是独创而另辟蹊径的。比如,中期奥古斯丁著作探讨上帝“三位一体”的结构,人与上帝是什么关系,(换算为中国哲学语言,即天道的结构,天人关系是什么)。他对“三位一体”的解释,有别于希腊东方基督教与东正教的“三位一体”的解释,构成了西方拉丁世界对上帝结构理解的根基。

奥古斯丁还有一个重要的发现,是从偷梨事件中思考出来的:小伙伴恶作剧,偷梨不是为了吃饱而是去喂猪。他由此发现人性的堕落、人的败坏和罪性,人的所思所念所为都呈现出向恶的趋向,人人都有self-love(需要注意的是,这与中国韩非子与荀子的人性本恶概念不同)。奥古斯丁发现的“罪”的概念和在神学人类学角度中的剖析,恰恰是中国哲学与东方宗教里没有的。在他的神学人类学的图式中,人在此世的情感和欲望难以完完全全用理性来掌控,这是原罪使然。但同时也并不是说,所有的情感都不好,比如说人的同情,它的初动(first movement)不受理性控制、但却出于本能和正义。但是当时的古代希腊哲学流派都很贬低passion,高扬human reason,认为所有东西都应该由理性来控制,这样才能达到人的善与正义,从而达到社会的正义。奥古斯丁在此提出一个问号,他晚年从恩典论的双重神学视角来重新评估古典哲学中的情感和理性,给出神学人类学图谱中情感/情绪系统分析提出了“意愿与爱之重量”(pondus voluntatis et amoris)的概念,这既是以前古典哲学流派没有的,也是中国哲学与印度佛教里没有的重大发现,是值得我们关注的地方。

为什么研究马丁·路德?因为马丁·路德是沿着奥古斯丁的路往前走的。马丁·路德是宗教改革家,神学家,对德国、欧美世界的影响非常之大。他抗议天主教的堕落,抗议“赎罪券”,抗议人可以用钱买通永生。(佛教也有“香火钱”的说法)。马丁·路德提出“因信称义”,称人无法用钱获得功德,因为上帝什么都不缺,(天道也什么都不缺),人的功德是来自于上帝的恩赐。人本性是罪的,但也是义的,但这个义完全来自于上帝(天道)。亚当夏娃偷吃禁果,吃果子这件事本身是小事,但它违反了上帝的戒令,(违反天条),这个影响就很大了。马丁·路德否认灵魂能通过贿赂、捐钱来得到永生,人的义(或功德)来源于上帝(Redemption through Crucifixion),即真理、博爱,Agape,功德不属于人。这个就是东方宗教与基督教的最大的区别之一。佛教注重个人的功德修行,讲缘起性空和业力轮回(Karma and Reincarnation)。而基督教没有这个概念,义(功德)是上帝的礼物,不属于我们。我从这个角度又重新反思中国哲学与东方宗教中的因果报应观和缘起性空观。中国的人文路径与西方神启哲学属于两种不同的坐标系,当两种不同的坐标系对同一个问题作出不同的解答时候,能让我们更清楚地明白其中的道理。尤其是奥古斯丁对人性罪的观察,对人的心理、道德的败坏在神学人类学中的深刻剖析,对我以前所理解的人性本善,功德与因果报应的观点,提出了挑战。

 

 

 

 

 

 

问 : 老师,您是怎么想到要在芬兰赫尔辛基大学留学呢?是因为喜欢芬兰这个国家呢,还是说这所大学的某些方面对您有特别的吸引力?

答 : 芬兰赫尔辛基大学是北欧的一所顶尖的大学,全球排名60名左右,在哲学社会科学方面是全球著名的。芬兰的教育也是众所周知,全球有名。我在芬做博士,或许是上天的一种安排和美意。因为我当时恰好有了国家公派的资格。

我称之为“上天的安排和美意”,即是说我遇到了两位这个世界上极为难遇的、顶尖的导师。一位是Simo Knuuttila院士(芬兰科学院院士、也是欧洲科学院院士),他是西方古代与中世纪研究领域的被芬兰学界认为是天才式的哲学家(A genius philosopher)。另一位是Miikka Ruokanen教授。他们的共同特征是:对学术极为严谨,我的论文我自己修改了几十遍,他们也改了几十遍,大到章节段落,小到拉丁文与希腊文每一个标点符号。这不仅是对学术的严谨,也是对学生的负责与爱。Simo Knuuttila院士和Miikka Ruokanen教授这些年来与我每周一和周五的下午一起谈论文、手把手地辅导,风雪无阻。

 

我想借这个机会略谈下芬兰的哲学进路以及“芬兰学派。芬兰虽是人口小国,但却是哲学大国,在欧洲哲学界占有相当显著的分量。我从三个方面谈起(虽然挂一漏万):

360截图20170411192401544.jpg

360截图20170411192419385.jpg

360截图20170411192431848.jpg

360截图20170411192446497.jpg

360截图20170411192501402.jpg

360截图20170411192516282.jpg

360截图20170411192527458.jpg

360截图20170411192538785.jpg

 

 

这两天刚好习近平主席访问芬兰(4月4日—6日),这不仅凸显了芬兰在北欧文化战略上的桥头堡地位,而且也预示了我们会越来越重视并发展中芬哲学与文化的对话。

360截图20170411191524786.jpg

问 : 老师,您在芬兰生活了四年,现在回想的话,您对这个国家的哪个方面印象最深刻呢?

答 : 生活方面的话,是它的自由开放。还有就是它景色优美,想一想,在极光之下,在静谧森林中的小木屋旁,喝Koff、泡桑拿……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自然和谐。在教育方面,则是它一直没有停止的革新。而中小学老师的学历都是硕士以上,他们享有很高的社会地位,深受尊敬。芬兰是个“以人为本”的“创新型国家”,他们对待学术和科研的严谨精神也很让人刮目相看。

 

问 : 老师您的硕士和博士分别是在国内和国外完成的,您觉得中国和外国的导师在哪些地方差别较大呢?

答 : 差别的话,国外的导师大都是为学生服务的,与学生完全就是朋友式相处,和谐、自然轻松,互相切磋。国内的话,强调尊师重道,大都是老师引导学生。我觉得,国内的这个“尊师重道”还是很有优越性的,不仅体现的是对老师的尊重,还体现了对知识的尊重。

 

 

 

 

问 : 老师,您为什么这么喜欢《红楼梦》呢?我看您有好几篇论文都是有关《红楼梦》与儒佛道三教的思想联系的。

答: 我很喜欢《红楼梦》,这本书我是小学就开始读的,当然那时候我只是把它当成小说看。后来发现,《红楼梦》不只是一本小说,它更是一本哲学著作。王国维先生说,“《红楼梦》,哲学的也,宇宙的也,文学的也。此《红楼梦》之所以大背于吾国人之精神,而其价值亦即存乎此。”我研究《红楼梦》,是想通过《红楼梦》研究中国古典小说语境中的哲学术语和思想,我想知道古典小说如何能整合儒道佛三教的思想,又是如何表现空、空空、重玄、情的本体等概念。

 

 

 

 

问 : 可以问一下,您一共看了几次红楼梦吗?您看过相关的电视剧吗?在《红楼梦》中,您最喜欢哪个角色或者情节?您与《红楼梦》,都有哪些故事呢?

答 : 数不清吧,不过红楼的很多版本我都读了,像甲戌本,庚辰本,脂砚斋朱批,杨宪益和戴乃迭的英文本子我也读了。电视剧我是读学前班的时候看的,至于最喜欢哪个角色,应该是贾宝玉吧,他很可爱,还有种博爱精神。情节的话,我对开头和最后回环轮回的情节很感兴趣。

 

 

 

 

问 : 您在南京大学时,连续三年获得研究生一等奖学金,留学时,还获得国家留学博士项目基金的支持;到了芬兰赫尔辛基大学也获得许多荣誉,您觉得您的优秀是源于什么呢?有没有什么人生的秘诀可以跟后学们分享下?

答 : 我觉得大家都很优秀,如果要说我收获了什么,那可能是因为我学习哲学的缘故吧。哲学是一门优秀的学科,它既是理论的,又是实践的。哲学培养人的思想,升华人的境界,它使人变得优秀。人是有缺陷的,有天性趋恶的方面,好的哲学思想可以使人向善;当你觉得自己无路可走的时候,你可以去拷问哲学。哲学曾号称“学科之王”呀(笑),是洞察并反思宇宙、社会、人生、人心、人性、科学、宇宙本源的学科。所以我觉得学哲学比学习单一的技术性学科有优势,它能给你提供一个广阔的视野和釜底抽薪式的深刻,这是很重要的。

 

问 : 您现在都有哪些兴趣爱好呢?还在拉手风琴吗?

答 : 手风琴还在拉,除了这个我也会练练书法、打打球。

访谈 | 藏书阁系列访谈之高源老师

问 : 您会给本科生开设课程吗?上的课程会是什么方面的?

答 : 这些还在讨论安排中。开设的话应该是宗教思想史或者是世界宗教比较研究。

 

问 : 我们的访谈差不多就结束了,老师您最后对同学们有什么想说的话吗?

答 : 尽量拓宽兴趣,哲学在传统意义上是一门包罗万象的学问,兼具理论与实践的深刻。像曹雪芹说的,“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当然,除此以外我们还要“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校训)。

 

问 : 老师,再次感谢您抽出时间接受我们的访谈。很高兴能更深入地了解如此优秀的您,谢谢。期待您的授课。

答 : 好的,谢谢。(笑)

 

访谈 | 藏书阁系列访谈之高源老师

 

PS:广告一下初步建成的红楼“藏书阁”

访谈 | 藏书阁系列访谈之高源老师

期待大家在此品茗赏乐、读书练字、促膝长谈

访谈 | 藏书阁系列访谈之高源老师